元宇宙投资操盘手冯铮:虚拟人的价值,绝不是“不塌房的偶像”

时间:2022-04-08 09:15:45 来源:互联网112作者:山东省乐陵市

导读:本文是由山东省乐陵市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元宇宙投资操盘手冯铮:虚拟人的价值,绝不是“不塌房的偶像”"的内容介绍。

真正的元宇宙从业者,不会把元宇宙挂在嘴边。

元宇宙投资操盘手冯铮:虚拟人的价值,绝不是“不塌房的偶像”

作者 | 周 峰

编辑 | 子 钺

图源 | 受访者

在顺为资本副总裁冯铮眼里,虚拟偶像不是一门太好的生意。虽然前有洛天依、柳夜熙等虚拟偶像出圈,后有与顶流明星王一博同属乐华娱乐,迅速蹿红的虚拟女团A-SOUL,但在他看来,“不塌房”仍然只是虚拟人技术的一个阶段性应用。

在元宇宙热潮中,虚拟人被认为不可或缺。而冯铮对这个方向的关注,早在元宇宙概念流行之前。2019年,他在寻找5G投资机会的过程中,看准了VR/AR能够成为5G带动的新场景。

在他的操盘下,顺为资本2020年10月为虚拟人公司次世文化注入了数百万元Pre-A轮资金,之后又投资了另一家用AI驱动的虚拟人公司慧夜科技。

前者致力于打造用户数字身份系统与生态,并为迪丽热巴、黄子韬、欧阳娜娜等明星艺人打造“明星虚拟形象”,广受投资机构的青睐。后者的业务,则借助冬奥会中担任手语翻译、天气播报、运动员训练的虚拟人们,成为了大众想象中元宇宙最原始的具像轮廓。

踩准元宇宙的风向,冯铮却更愿意用“虚拟世界”来描述“元宇宙”。这背后是他对技术和行业的思考。今年年初,他对元宇宙的万字行业研究在创投圈中广为传播。除了关注引擎、虚拟人、定制虚拟形象和虚拟体验四个投资方向外,他还分享了自己的投资逻辑。

本期“元宇宙投资观察”,创业邦采访到冯铮。在采访中,冯铮更加深入地分享了自己对“元宇宙”勾勒出的未来的理解和对投资方向的预判。作为最早关注虚拟人的投资人,他看到的虚拟人的核心价值到底是什么?

元宇宙投资操盘手冯铮:虚拟人的价值,绝不是“不塌房的偶像”

真正的元宇宙从业者,

不会把元宇宙挂在嘴边

创业邦:你更喜欢用“虚拟世界”来描述“元宇宙”,为什么?

冯铮:这里涉及一个认知问题:我们今天说的元宇宙和游戏的区别是什么?

在我看来元宇宙本质上是用虚拟技术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而游戏只是一个相对平行的世界。

比如在今天工业场景中大量运用了虚拟技术,做这些事情的公司现在会发现,“原来我做的也是元宇宙”。不过这不是我最感兴趣的方向。我还是希望投资一些有增量的事情,比如虚拟会议、虚拟交互、虚拟体验等等。

比如我们投资的 Vland 和 ACE 虚拟歌姬两家公司。

Vland 是虚拟活动SaaS,使用游戏引擎和音视频互动技术,让你能构建一个像游戏一样可交互的空间,举办活动。参与者可以像玩游戏一样 在这个空间自由探索,和遇到的人通过音视频来进行交流。

ACE则是虚拟音乐体验,通过App上的虚拟歌手,用户可以创建完全数字化的音乐,并且在平台内进行分享。

创业邦:用“虚拟世界”来描述“元宇宙”,会不会有点格局小了?

冯铮:元宇宙是终点,很遥远;虚拟世界是通往那个终点的道路。

“元宇宙”这个词很像上世纪90年代大家管互联网叫“信息高速公路”一样,都是用一个很时髦的词来吸引大家关注,引起大家好奇。但深入这个领域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概念太不清晰了,好像什么都能往里装一样。

“元宇宙”也好,“信息高速公路”也好,作为目标,都太遥远了。2000年前我们不会想象到互联网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同样我们也不知道二三十年之后的虚拟世界会发生什么。

讨论一个很遥远的目标,常常会无法落地。但我们做投资,不能只和人畅想未来,还是要落实到项目上。在这个过程里,我们很自然地发现元宇宙的长远目标需要落实在虚拟世界的方向上。这样才能找到合适的公司和团队。

而且在实际上,具体从业者也不会说自己在做的就是“元宇宙”,甚至会避讳这个概念。

创业邦:很有意思,做事的人反而很低调。

冯铮:这就有点像互联网。外行人会把它看成一个行业,但其中公司不会说自己的业务就是互联网,而是告诉你“我是做社交的”、“我是做电商的”、“我是做本地服务的”……

不是说互联网是伪命题,只是对业内人而言,互联网是默认背景,要是不相信互联网能改变方方面面,大家就不会创业做这些事情了。

元宇宙也一样。有了共识,大家就没必要抬头不见低头见地把元宇宙挂在嘴边,而是会告诉你,“我是做虚拟人的”、“我是做3D协同设计的”、“我是做AI生成内容的”……

所以在这个方向上的创业者,也会和我一样倾向于避开元宇宙概念。这也是我辨别创业者是否靠谱的方法。

创业邦: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今天所说的元宇宙方向的?

冯铮:2019年左右,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关注5G。

创业邦:关注方向的转变跨度为什么会这么大?

冯铮:其实转变不大,它们之间的关系很紧密。

2019年的时候5G正热,国家花大力气投入了非常多的基建,大家也都在讲5G的故事。但那个时候讲的方向更多偏硬件,大家在基带芯片、工业互联网、微基站这些领域投得比较多。它们和5G的关系更紧密,但我个人对这种比较硬的科技不是特别感兴趣。

我当时感觉,不是说有了5G之后,突然间就可以干很多事情了。因为5G是更大范围里的一小块。我比较偏向于软科技或者是应用类的创新。

VR/AR可能是和5G相关领域里,唯一一个偏应用的方向。在VR/AR的投资中,相对于光波导、芯片这类核心元器件,我自己对VR/AR内容本身更感兴趣。

顺着这个角度去看VR,电影《头号玩家》里描绘的虚拟世界成了终极愿景。只是那时候元宇宙(Metaverse)这个词还没有现在这么火。

元宇宙投资操盘手冯铮:虚拟人的价值,绝不是“不塌房的偶像”

虚拟人的价值,

绝不是“不塌房的偶像”

创业邦:开始关注虚拟世界后,最早投资的具体方向是什么?投资逻辑是什么?

冯铮:我最先投资的是虚拟人,而且非常幸运,很早时就认识到了虚拟人的核心价值是交互方式,而不是虚拟偶像。

创业邦:怎么认识到这点的?

冯铮:2019年下半年,我们调研了一个项目,叫虹宇科技。我特别感谢它的创始人。他是做AR操作系统的,做操作系统的人就会对这个事情有更多的认知。

他当时给我讲为什么AR需要新的操作系统?是因为虚拟世界的交互方式会发生变化,变成我们在3D空间中用AI能力交互。在这个逻辑下,交互方式就会转向Avatar(数字化身),我们不会再对着屏幕戳戳点点。

带着这样的认知去看,你会发现虚拟人的价值绝不是“不塌房”的虚拟偶像。虚拟人最大的应用场景是虚拟身份和交互界面:前者是虚拟世界中的个人形象;后者相当于虚拟世界中的机器人,由AI驱动,和人类交互。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认知下投资了虚拟人。第一个投资的项目是次世文化。我们2019年年底认识,2020年完成了投资。当时有很多公司做虚拟偶像,他们是唯一一家做虚拟身份的。

创业邦:决定投资是因为认同创始人的长期认知么?

冯铮:我觉得认知是很重要的事情。在长期赛道里,你的愿景是什么,会一步一步地影响你接下来的发展。很多事情并不大,比如虚拟偶像,今天你说谁家赚了很多钱?其实没有。

大家今天关注虚拟偶像,是朦朦胧胧觉得虚拟人是虚拟世界里很核心的部分。但是很多人并没有想清楚这里的相关性是什么。我们做投资,就要找到想清楚这件事的人,支持他沿着这条路径去继续探索。

在次世文化之后,我们一直想找一家做AI驱动交互的公司,直到去年上半年才投资了慧夜科技,是做AI驱动虚拟人的。

因为AI驱动的虚拟人真的可以服务大家。我自己特别喜欢英伟达那个点餐机器人的展示。全套技术都是AI驱动的:从视觉感知、语音合成到语义理解。而且它真的是在线下服务大家,赋能线下经济。这和现在讲的数字经济很匹配,的确给社会创造了价值。

比如今年冬奥会期间我关注的两个虚拟人:帮助奥运冠军训练的“小冰”和手语虚拟人。“小冰”虽然以“人”的形态出现,但核心是视觉感知和判断。手语虚拟人则是典型的AI动作生成技术,完全可以通过语音语义识别,将声音根据规则转化成动作——理论上,任何视频节目都可以通过这种技术配备手语主播。

我觉得在很多场景里,AI驱动的虚拟人甚至会比虚拟身份落地得更快。而等我们真正进入虚拟世界之后,这些应用也是可以迁移的。

元宇宙投资操盘手冯铮:虚拟人的价值,绝不是“不塌房的偶像”

弥补虚拟世界创新短板,

需要向游戏取经

创业邦:你在公开分享中把“Engine First”(引擎优先)排在首位,但在虚拟人的投资案例上好像看不出这一点?

冯铮:这个逻辑是后来形成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认为视频化也是构建虚拟世界的核心方式,也投资了一些创业公司。但投完之后才发现,不能把他们划分到虚拟世界范围里。

因为视频是旧的交互方式,只是在传递信息。投资需要面向未来,寻找下一代交互技术。而之前交互方式中没有的变量,就是引擎。

以前用引擎构建的产品只有游戏:用相对封闭的规则,构建一个平行世界。服务真实世界的产品里,没有人尝试过使用引擎。

创业邦:什么时间,怎么意识到的?

冯铮:2021年左右。我们在投资虚拟人的过程中,发现有些从游戏角度切入的公司也非常厉害。另外,国外很多应用也是从游戏中生长出来的。比如堡垒之夜做的虚拟演唱会,Roblox里面各种各样的场景,都是游戏作为底层平台,叠加了AI技术和互联网的商业运营模式。

今天参与元宇宙的巨头当中,你会发现有游戏背景的巨头是比较有优势的。比如腾讯,做了超级QQ秀和QQ小窝,是典型的虚拟身份场景。网易也有虚拟会议的产品叫网易瑶台。米哈游也有HoYoVerse。

这些公司开发游戏的过程中,已经有了对引擎的理解。在这样的基础上去增加AI能力和运营能力,相对而言就会容易很多。

从这些现象里就能看出来,虚拟世界交互的创新短板,其实在游戏行业里。只是游戏是最基础的应用,它背后的核心是引擎。除了游戏之外,引擎也可以用来创造出更多产品和应用。这样看来,引擎作为虚拟世界基础,就非常重要了。

创业邦:虚拟人、引擎都是交互创新,而且交互创新在推动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都是重大里程碑。虚拟世界会因为交互方式革新带来爆发吗?

冯铮:交互只是一部分,还需要存在核心硬件设备。

移动互联网爆发就是这样:PC互联网时代不是人人都能拥有一台电脑,而且即便拥有电脑,也不一定会用它上网。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人人都有手机。

和PC时代互联网一样,也不是人人都愿意去体验现在的虚拟交互。真正想要像移动互联网那样大规模地影响和改变世界,还是需要人人都有下一代硬件设备。

元宇宙投资操盘手冯铮:虚拟人的价值,绝不是“不塌房的偶像”

中国的元宇宙创业热情没想象中高

创业邦:把元宇宙拆开,里面很多细分的方向在过去几年都是单一的热门赛道,比如语义识别、计算机视觉、计算机图形、XR等等。元宇宙是这些技术的结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冯铮:我觉得这是个自然的过程。其实我们能看到几个点。

首先我觉得VR的成熟度超出了大家的预期。尤其在国内,大家对VR发展的认知是相对滞后的。国内没有多少人真正拥有一台Oculus Quest,对这件事认知不敏感。

实际上元宇宙不是突然就出来的概念。只是有很多走在前面的创业者,看到了技术成熟后,自然而然地就去尝试着做一些事情,比如虚拟演唱会、虚拟会议,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新冠肺炎疫情。国外比较火的应用,多多少少都和疫情有关系。居家隔离不能上班,意味着物理空间被打破。大家有强烈的需求,一些事情就应运而生了。

创业邦:元宇宙的舆论热度很高,一级市场投融资方面也有相似的热度吗?

冯铮:至少在中国,投融资热度和创业热情远没有达到大家在媒体上看到的那样高。也就是说投的人没那么多,做的人也没那么多。

国内最头部的一些技术公司,背景很好,热度比较高,比较难投进去。他们在热门概念和技术投资的交集上,很容易让投资者做出投资决策。

但再往下延伸,应用层面的创业者相对少很多。虽然现在也热起来了,但投资并不是那么多。可能头部基金在投,但大部分基金还都在观望。

但是我们也能看到人才密度在逐渐上升,越来越多的优秀创业者开始关注元宇宙了,这是好现象。

创业邦:为什么应用层面的创业市场会这么冷淡?

冯铮:因为门槛极高,对技术、开发、运营的要求都很高。创业者想要进来不是容易事。

AI是技术成本高,游戏是引擎开发成本高,互联网是后期运营成本高。元宇宙需要把这三者结合在一起:需要像游戏一样投入大量前期开发成本,需要像互联网公司一样投入大量资源来运营——而且只做到这两点还不够,产品背后还要有很强的AI技术能力。

比如手语虚拟人,能做出来这样的产品首先要会引擎、会AI,知道怎么把语音转化成动作。产品开发出来不能直接卖钱,还要去对接需求,沟通部署,而且还要思考商业化模式,如何收费。整体下来真挺难。

创业邦:所以当前元宇宙创业还处在很早期阶段。

冯铮:虚拟化趋势一直存在。大家会发现虚拟技术本质上很好,还会继续演进下去。而且当下仍然有许多事情可以做。手机也有屏幕、算力和传感器,完全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先尝试。

虽然扎克伯格很激进,用很具象的方式展示出元宇宙可以干什么。但国外很多公司反而是用相关产品和技术,降维做手机App。比方说Rec Room,最早是一个VR社交应用,但现在很大一部分的用户来自PC。

创业邦:你觉得现在的元宇宙,相当于哪一年的互联网?

冯铮:很像1998、1999年时,当时四大门户、阿里巴巴刚刚创立。今天虚拟世界也有一批有愿景的创业者开始去尝试,而且也吸引到了一批早期用户。

另外一个相似点是虚拟世界这条路非常长,不是做出来一个爆款产品,就能成功到最后。早期互联网也有很多公司名噪一时,但没有活到今天。阿里巴巴、腾讯是通过不断延伸业务才存续下来。

这需要创业者有很伟大的愿景,而且愿景还要正确。在长期赛道里,愿景会一步一步地影响接下来的发展。在前进的过程中,产品形态会随着认知、技术、用户甚至硬件的变化不断迭代。而在虚拟世界方向上,今天也有带着长远愿景的创业者开始做一些早期的事情了。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本文网址:http://kchuangw.com/xinwen/1542.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中国科创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科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