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创优品回港上市,"最牛十元店"还有新故事吗?

时间:2022-04-06 14:38:10 来源:互联网112作者:江西省瑞金市

导读:本文是由江西省瑞金市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名创优品回港上市,"最牛十元店"还有新故事吗?"的内容介绍。

还记得“百国万店”计划吗?

名创优品回港上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不二研究(ID:bueryanjiu),作者:艺馨 永阳,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头图来源图虫创意


“最牛十元店”名创优品(NYSE:MNSO)要去港交所敲钟啦!

3月31日,名创优品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书,计划回港双重上市。据其招股书披露,此次IPO募资计划拟用于门店网络扩张和升级等。

在招股书中,名创优品公布了其2021财年的整体业绩:2021财年营收为90.72亿元,同比增加1.03%;经调整后的净利为4.80亿元,同比减少50.55%。

其中,2021年6月30日至2021年12月31日的营收54.27亿元,同比增加24.2%;同期,经调整后的净利为3.98亿元,同比增加114.16%。

尽管如此,在新版招股书中,名创优品似乎依然没有讲出太多新故事;其“百国千亿万店”目标,依然迟迟未能兑现。回港上市会是名创优品的“良药”吗?

去年12月底的一篇旧文中,「不二研究」曾披露名创优品谋求回港上市的消息。彼时,这家 “最牛十元店“正在遭遇成长瓶颈,股价一跌再跌。

遗憾的是,在今年一季度结束后,名创优品的股价仍然处于低谷期。截止美东时间4月1日美股收盘,名创优品报收8.17美元/股;较IPO首日收盘价已下跌60.87%,市值已经跌去38.44美元。

抛开宏观因素不论,“最牛十元店”仍然面临潮玩品牌入侵腹地的困局。当新消费浪潮席卷而来,名创优品如何寻找突围路径?出海or潮玩,谁才是最优解?由此,我们更新了12月旧文的部分数据和图表,以下Enjoy:

“最牛十元店”名创优品(NASDAQ:MNSO)谋求回港上市,能够逆境救赎吗?

12月23日,多家媒体爆料称,据知情人士透露,名创优品正与美银、瑞银合作,商议有关在香港二次上市事项,预期募资数亿美元。名创优品方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此前的12月21日,名创优品董事会还授权通过一份股份回购计划,最多可能回购2亿美元的已发行A类普通股或美国存托股份,有效期到2022年9月21日。回购计划宣布当日,其处于低谷股价上升8.86%。

截止美东时间4月1日美股收盘,名创优品报收8.17美元/股;较IPO首日收盘价已下跌60.87%,市值已经跌去38.44美元。


频繁的资本操作,或许可以在短时间内挽回其股价颓势。但是,在「不二研究」看来,名创优品的股价一跌再跌,其症结或在于业绩和发展潜力不被投资人看好,“百国千亿万店”目标迟迟未能兑现。

今年三季度,名创优品营收增速出现下滑,开店节奏也在不断放缓;其布局潮玩赛道虽略有成效,但IP潮玩赛道的未来挑战不小。

与当年赴美IPO不同,名创优品正在遭遇成长“阵痛期”:一方面,自身多项症结环绕;一方面,直面新兴潮流品牌的冲击与围剿。回港IPO并非万能解药。名创优品如何逆境突围?

营收增速持续下降

2004年,叶国富瞄准低价女性饰品市场,开创“哎呀呀”连锁饰品点,在2010年便发展至近3000家门店,年销售额超10亿元。但几年后的电商崛起让“哎呀呀”逐渐没落,叶国富的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

2013年,叶国富与日本青年设计师三宅顺也合作创立了名创优品。创立之初,其凭借性价比优势以及门店快速扩张带来的规模效应,迅速发展至全国各大城市。并于2020年10月在纽交所成功上市。

但其上市后交出的第一份年报似乎并不尽如人意。据名创优品财报显示,2020年6月30日至2021年6月30日,其总营收为90.72亿元,同比仅增长1.03%,还未达到疫情前水平。同期,经调整后净利润为4.80亿元,同比-50.55%。

并且,其经营亏损进一步扩大,据财报显示,2020年6月30日至2021年6月30日期间其经营亏损为14.29亿元,同比去年同期亏损的2.60亿元扩大5.49倍。

在2021年Q3,名创优品的营收增速又出现了问题。据其财报显示,2021年Q3,其取得营收26.54亿元,同比增长28.09%。而名创优品2021年Q1、Q2分别取得营收22.29亿元,24.72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6.51%,59.18%。

2021年Q3的营收增速较2021年Q2降了31.09个百分点。并且据名创优品预计,2021年Q4的营收在25-27亿元之间,同比增长8.8%-17.51%,增速进一步下滑。

在「不二研究」看来,名创优品目前财务状况堪忧,巨额的经营亏损,叠加营收增速下降等,其正在遭遇成长烦恼。无论是否成功回港上市,若无法解决经营亏损的问题,还是难以获得投资者的青睐,上市并非万能解药。

“百国千亿万店”难成?

2017年,野心勃勃的叶国富曾称“名创优品将在2019年进驻100个国家,开设10000家门店,实现年销售收入1000亿”。

然而,此想法并未实现。2019年,叶国富将“百国千亿万店”的扩张计划调整至2022年。

但这个计划似乎仍难以实现。

先看“百国”,经过名创优品的的多年努力,的确将门店布局到了100个国家,此目标是唯一一个实现了的目标。

再看“千亿”,据其财报及其营收预测可得,名创优品在2021自然年营收应为98.33亿元—100.33亿元,仅完成了千亿营收的十分之一。

最后看“万店”,12月18日,名创优品全球第5000家门店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门店开业,标志着名创优品北美市场门店总数实现100家、全球门店突破5000家,“万店”的目标还有一半的路要走。

目前来看,名创优品“百国千亿万店”计划中唯一实现了的只有“百国”。离“千亿万店”这个目标还差不少,除非发生大爆发,不然2022年名创优品是不可能达成目标的。

抛开这个遥不可及的目标,来看名创优品的开店速度和经营情况,「不二研究」发现,名创优品的开店速度开始放缓,且国内业务营收增速在不断下降。

从开店速度看,2021年QI-Q4季度名创优品分别新增门店73家,162家,122家,133家,均低于2020年第四季度单季度新增的184家,且2021年Q3的单季度新增门店数比第二季度低40家,国内外门店增速同步放缓。


从营收结构看,名创优品2021年Q3国内业务实现营收20.31亿元,同比增长17.9%,占营收比例为76.53%;国际业务实现营收6.23亿元,同比增长78.0%,占营收比例则为23.47%。

国际业务的高增长为名创优品挽回了一定的颓势,但「不二研究」认为,国外疫情不断反复,对名创优品线下门店扩张和营收增长都增加了不确定性,国内市场或许才是短期内扩张的有效阵地。

然而,名创优品在国内的营收增长正在不断收缩。据其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其国内营收分别为17.9亿元,19.5亿元,20.3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74.8%,43.0%,17.9%。


在「不二研究」看来,名创优品“百国千亿万店”的目标短期内难以实现,尽管2021年三季度国外业务取得高增长,但国外疫情反复是的国外线下店的发展变数重重。目前国内业务的增速又在不断下滑,目前名创优品迫切需要的是找到第二增长曲线。

寻路第二增长曲线

潮玩,是名创优品对于第二增长曲线给出的答案。

2020年12月,名创优品推出了潮玩品牌TOPTOY,定位于“亚洲潮玩集合点”,首家门店于2020年12月18日在广州正佳广场开出全球首店,面积超400㎡,拥有超4000个SKU,汇集Hello Kitty、漫威、迪士尼、DC、火影忍者等IP及潮玩品牌。


图源:TOPTOY亚洲潮玩集合官微

截至2021年9月30日,TOPTOY门店数累计72家,单季度门店数净增39家,其中梦工厂店9家,集合店63家。

据财报显示,2021年Q3单季度TOPTOY实现营收1.09亿元,首次突破亿元,环比增长64%。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潮玩产业规模达到1493 亿元,同比增长19.7%;同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达到295亿元,同比增长44%。预计到2023年的中国潮玩市场的规模将达到575亿元。


但是,「不二研究」认为,名创优品想要在潮玩市场持续发力,有一座名唤“自有IP”的大山是其短时间内难以跨过的。

潮玩市场的核心在于渠道和IP,对于坐拥5000家门店的名创优品而言,渠道优势已不言而喻。

但是,与泡泡玛特以自有IP为主的经营模式不同,TOP TOY在推出原创IP产品同时,目前仍以外采与合作IP的潮玩为主流,品牌外采与原创产品的比例约为7:3,吸纳更多国际知名潮玩产品与IP,更倾向于“百货模式”。

这就使得TOPTOY的自有IP成为了其弱项。在竞争激烈的潮玩赛道,泡泡玛特,52Toys、十二栋文化、酷乐潮玩等竞争者不断厮杀,IP授权是很难被垄断的,TOPTOY的百货模式难以构筑竞争壁垒,能否持续存活就难说了。

在「不二研究」看来,目前潮玩市场空间较大,但竞争也很激烈,TOPTOY的“百货模式”或许能助其在前期快速扩张,但仅有30%的原创比例使其竞争壁垒过低,扩张到一定程度后自有IP的薄弱很容易便会使其被竞争者超越,在这样的激烈竞争下,留给TOPTOY自有IP的时间不多了。

潮玩Or出海,谁是突围“利器”?

目前的名创优品,似乎正在遭遇成长的阵痛与瓶颈。

营收增速不断下降,开店速度放缓,国内营收增速也在不断下降。瓶颈中的名创优品,如何才能自救?

出海和潮玩是其为自己想出的办法,但也都存在困惑。

出海,名创优品2021年第三季度海外营收的增速高达78%,且海外门店的毛利率显著高于国内门店,但目前海外疫情反复,出海的不确定性短期内较强,名创优品只能将出海作为长期突破的路径。

潮玩,目前来看TOPTOY扩张迅猛,品牌外采与原创产品7:3比例的“百货模式”为其短期内带来了快速增长,但自有IP的弱项为未来扩张带来了不确定性。

出海和潮玩,到底谁能助名创优品突破瓶颈?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

1.《“Z世代”购买力有多强,看看名创优品2022财年Q1财报》,南方Plus

2.《名创优品营收增速再下降,年收入和豪言还差900亿,高瓴抄底失败》,钛媒体

3.《“最牛十元店”市值大幅下挫,名创优品遭遇了什么?》,AI财经社

4.《又一行业样本诞生!名创优品走出“奇袭”之路》,人生五味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本文网址:http://kchuangw.com/xinwen/1519.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中国科创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科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