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报取消了,大厂内卷却没结束:早知道要被裁员,周报我可以写到地老天荒

时间:2022-03-28 11:03:39 来源:互联网112作者:lyl

导读:本文是由lyl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周报取消了,大厂内卷却没结束:早知道要被裁员,周报我可以写到地老天荒"的内容介绍。

这场自上而下的新浪潮背后,是面临行业发展拐点的大公司的一场自我反省。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十年里,一系列逼疯员工的管理方式也相继登场:996工作制、连轴转的会议安排、无处不在的行业黑话、动辄上千字的汇报文案……

当增长瓶颈如期而至,管理体制僵化的弊端也逐渐凸显。在这个过程中,梳理工作进展和目标的周报,为外界提供了一个观察的缩影。

近日,不少意识到周报“内卷”副作用的大厂,开始着手改革原有的工作模式。3月中旬,京东宣布取消全员周报,引发不少基层员工欢呼雀跃。此前,阿里巴巴内部也多次提倡取消“周报”形式的汇报,一些部门可考虑以月报代替。

近期,用户数过5亿的办公软件钉钉也应声进化,通过推出“下班勿扰”模式,摆出了“反内卷”的姿态。总裁叶军提到:“我们鼓励由上级写周报给普通员工,而且内容不能超过一个屏幕”。

这场自上而下的新浪潮背后,是面临行业发展拐点的大公司的一场自我反省,是杜绝形式大于内容的风气,以精简的人员结构迎接存量时代的开始。

但是,这也意味着,看似轰轰烈烈的反内卷运动,并非由深受其扰的基层员工发起。周报到底多大程度上困扰着基层员工?取消周报制度后,员工真的自由了吗?

一次周报“事故”引发的离职

每个周五晚上,在北京某大厂工作的亚楠都不得不逼迫自己坐在电脑屏幕前——她必须要完成当周的周报。而这个时间,大多数一线城市白领都在享受周末来临前的狂欢。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周报内容大同小异,一般包括重点事项、项目的推进情况,以及下一阶段的计划。即便是老员工也要至少花费2小时精心包装,从凌晨1点开始,公司群的消息就会隔三岔五地跳动着,三个小时后,依然有一部分“劳模”在上交精心勾画的文档。

撰写周报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等待上级对这份“作业”的评判。

亚楠所在公司规定,周报罗列的事项要按照红、黄、绿划分风险指数,项目组领导会根据风险指数预判项目的进度,以及后续需要调动的资源。一次,同事将一个上级认为高风险系数的项目标成了低风险,对方当场就被点名,来自领导的连续三个反问句,将其怼得百口莫辩。

而亚楠上一家任职的大厂更是周报界的“卷王”。由于处在公司的核心部门,简单罗列工作事项还远远不够,而是要呈现当周需要突破的项目。很长一段时间,亚楠都被“突破”困扰,在临近提交周报的前一个晚上,她都全身心地扑在周报上,只有全方位的准备,才能经受住上级的灵魂拷问。

相比在互联网大厂中游刃有余的老员工,最难熬的是刚进入职场的小白,他们必须在挤满会议的一周中,见缝插针地完善周报,甚至还会包揽并非分内之事的杂活,比如会议纪要、项目排期以及重要日程表格。

刚踏入互联网公司的王琪,并不擅长使用办公软件,她一度以为周报只需要自己看得懂就行。自然,她没有逃过上级领导苛刻的目光。

一次,在临近交周报的前一个小时,部门领导意外地走到了王琪的工位旁边。“简直是噩梦的开始,他重复强调着字体、格式等细节,我一边操作,一边还要评估他的语气,整个人都很紧张。”

周报带来的压迫感让王琪想逃离。她开始怀疑进入互联网公司这一决定的正确性。事后,同组的另一个同事也因为一次项目的行程表格被领导耳提面命了一个晚上,王琪内心的失衡感才稍微减轻了一些。

压垮王琪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周报。在项目组开会的时候,她的周报被当作负面案例投屏在会议室,领导再次指出包括错别字、语法、逻辑在内的一系列问题,紧接着又放出了一套部门内部的标准模板。

王琪不喜欢围着形式主义转的工作氛围,几番纠结之后,她选择了逃离。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只是细节做得不到位,就要否定一个人的能力。“仅仅是通过周报格式的好坏,就给你的工作态度和未来的发展下了判书。”

一门关乎升职命运的学问

周报取消了,大厂内卷却没结束:早知道要被裁员,周报我可以写到地老天荒

部分管理者认为,一旦员工频繁地出入卫生间,势必会影响工作效率,所以大厂刻意降低厕所的数量,有公司甚至在上百人的楼层中只安排一间厕所。

和厕所文化类似,周报同样是一种风向标,度量着员工们日常的工作量。周报文化也就此演变成了管理严格的标志。

入职北京某大厂一年后,李甜曾经的雄心抱负就被繁琐、重复的工作事项磨平了。不过,她的周报风格还算简约——复制上周的内容,再修改项目名称和具体内容进度。

“其实周报内容都差不多,大家只是在走一个流程,尤其是在公司体系变得成熟后,很多事情都有了标准化的框架,几乎没有个性化的创造空间,所以想每次的周报都写出新意是一件强人所难的事情。”李甜坦言,最让她疲惫的,还是日复一日螺丝钉般的工作。

然而,即便是在并不强调周报重要性的公司,一股无形的暗网仍在控制着大厂里的每一个人,甚至成为内部隐形的竞争考核。

李甜所在公司的周报抄送是公开的,每个员工都能点击查看别人的周报。当有人的周报堆满三个屏幕时,李甜不得不做出妥协,将原先只有半页屏幕的内容扩充到一整页。

周报承载的意义已经远远大于工作汇报。在项目淡季,李甜会担心周报中写不出成绩。“如果周报上没有亮眼的工作数据,我们会给自己找点事情,周报的存在也让公司少了一些摸鱼以及划水的闲人。”

的确,写周报也是一门学问。在直播公司就职的丹宁绝对有发言权。每个周五,她都会花费一整天的时间写周报,这意味着仅仅是写周报,就占据了她工作量的20%。

打开丹宁的周报,这是一张极其细致的工作总结,仅仅是一个excel文档,就包含了十多个sheet(表单),每个sheet又内嵌了复杂的项目细节,包括各项数据的环比、周比,末尾还会附加原因分析和自我反思、项目复盘,复杂程度堪比本科毕业论文。

这意味着,周报除了是一门学问,还是一场战争。

丹宁就多次领教了各个项目组之间因周报爆发的战争。由于工作内容的模糊和重叠,会出现多部门都把项目成果写进周报充盈业绩的情况。

一份无可挑剔的周报,要有堆砌华丽的数据和高端黑话。比如,同样是完成“主播建联”任务,一种方式是只罗列出简单的任务事项,另一种方式是以数据突出结果导向,甚至会更直白地把主播收入和公司盈利写在报表上。

事实证明,极简风格一般难以超越长篇累牍。“虽说公司内部没有明文规定,但周报会是业绩考核的指标,两个人在真实业绩能力差不多的情况下,可能就因为周报的呈现效果走上两种不同的晋升路径。”丹宁说道。

减负的快乐,我只享受了一天

周报作为形式主义最具象的载体,已经逐渐成为阻碍大公司焕发生机的绊脚石。对此,新老员工都心知肚明。

上周,亚楠的公司宣布取消周报制度,全公司的员工都沉浸在减负的快乐中,他们终于拥有了周五夜晚的自由。

据亚楠透露,周报制度的取消此前已有铺垫,而且在逐步推进。5个月前,公司就明确提出要简化周报内容。周报取消后的第一周,每天的早会接棒了周报的工作量,但每个人只简单梳理项目进度就可。

“一般5分钟就能解决。大家发现,离开了周报这种繁琐的汇报形式,反而找到了更简洁的替代方案。”亚楠向时代财经说道。

仍有一部分员工默默认同了大厂的周报文化。薛琴习惯了通过周报去梳理工作内容,尤其是个人反省部分,能够成为她日后工作的一大“抓手”,在强调自驱力的互联网公司氛围下,周报就像是一股隐形的力量,推动着每个螺丝钉高速运转。

不过,薛琴也感受到了公司想要“去周报”的趋势,她所在部门平时汇报工作的PPT会要求不超过6页,而她实习轮岗的多个业务部门也不再强制员工提交周报。

周报的取消,可以视为互联网公司反内卷的成效之一。在这之前,一向把“加班”刻进DNA的互联网大厂取消了996。去年11月1日,字节跳动宣布开始采取“1075”工作制,随后腾讯正式发文执行“965”工作制。

“现在大多数员工依然摆脱不了被工作支配的习惯。在绩效考核的重压下,大多数人都只是换了个场地继续工作,并没有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解脱。”薛琴向时代财经说道。

就在公司取消周报后的第二周,事态的发展超出了亚楠预期,她收到了被裁员的通知。公司精简人员,她不是唯一的受牵连者,多个部门的同事都在裁员名单中。

上一秒还是天堂,下一秒就踏入了深渊。“如果知道要被动辞职,周报我可以写到天荒地老”,亚楠感慨到。

不安的裁员氛围,笼罩着整个互联网行业。据多家媒体报道,阿里巴巴、腾讯、京东都在批量裁员,有的部门裁员比例高达75%,多个项目组一夜消失。曾经一路高歌猛进的互联网公司的市值疯狂缩水、甚至腰斩,神话破灭的序曲正在拉响。

看似反内卷的风潮下,大厂人实际陷入了另一个内卷陷阱。在收到项目组被遣散的通知后,不少公司会推荐员工加入全新的业务部门,这意味着要冲在新业务的一线,无疑是另一种形式的负重前行。

“取消强制加班后,每个人手头的工作更多了。甚至因为裁员的消息,不少人不得不夹紧尾巴工作,不敢有片刻松懈。”多位目睹了公司裁员的互联网员工向时代财经表示。

昨晚,腾讯发布了2021全年年报,其净利润为1237.88亿元,同比增长1%,是近十年来公司净利润增幅最低的一年。阿里巴巴的财报表现同样不乐观,2022财年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75%。

毫无疑问,互联网公司告别了高增长时代,正在迈进寒冬。无论是管理者还是普通员工,动辄上千字的周报已经成为内耗和负担。而公司的下一阶段目标是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开拓新疆土,周报自然成了最早“开刀”的一环。

猜你喜欢

手机厂商的”围剿“,已让第三方应用商店无路可退

万代南梦宫新企业宗旨和品牌标识将于4月1日正式启用

融资丨「东超科技」完成1亿元PreB轮融资,鼎元资本独家投资

本文网址:http://kchuangw.com/xinwen/1423.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中国科创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科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