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华为、腾讯筑底云计算,一场生态分割大战

时间:2022-01-25 17:52:25 来源:互联网112作者:四川省都江堰市

导读:本文是由四川省都江堰市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阿里、华为、腾讯筑底云计算,一场生态分割大战"的内容介绍。

云计算之争,是巨头们生态之争的延续,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都有不同的发力方向,先差异化后全面的发展逻辑构建了深厚的壁垒,这个行业虽然不是赢者通吃,但二八定律凸显,第一梯队才是行业的定义者。

阿里、华为、腾讯筑底云计算,一场生态分割大战

图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转自摩根频道(ID:morgantmt),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近日,随着数字经济规划的发布,云计算概念水涨船高,进一步受到了资本市场的热捧。

在政策推动下,还未发展成熟的云计算行业势必会加剧竞争。然而从整体来看,政策利好或许只是利好行业,加速提升行业的上限,早已论资排辈、梯队分明的云计算行业,竞争格局或许并不会因此发生太大的变化。

“0元标”和“1元标”的不断出现,云计算早已内卷成疾,腰部和尾部的玩家并不会因为一些“短效”的刺激从而获得颠覆行业的契机。从长远来看,头部玩家们分割市场,挤压中小玩家生存空间的态势依然将长期存在。

挤走“搅局者”后,头部玩家们如何利用云计算掘金,更好地提高生存质量,才更值得深思。

规模化资源供给的发展逻辑,将盈利推向死胡同

据Canalys最近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大陆云基础设施服务支出同比增长43%,达到72亿美元,其中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百度人工智能云主导国内市场,占总支出的80%。

马太效应凸显的云计算行业,正在向二八定律进化,巨头们的优势愈加明显,但也由此暴露出了大厂思维的弊端。

国内云计算市场发展到现在,本质上都是依靠资源型增长驱动。即,促成巨头们获得优势地位的驱动力主要来源于大规模IDC基础设施的铺设,规模效应带来的降本增效,使得巨头们得以用低价策略争夺市场份额。

自2014年至今,阿里云每年降价十余次,年降幅高达30%,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也频繁跟进,“0元标”和“1元标”在云计算行业普遍发生。

低价抢市场总会遇到瓶颈,按照贝索斯定律,在云计算的发展过程中,单位计算能力的价格大约每隔3年会降低50%。但贝索斯定律总会因为商业规律的极限而失灵,高度内卷拼价格的云计算领域早晚会遭遇“降无可降”的尴尬处境。

巨头们从C端跨界而来,利用规模化服务供给实现市场开拓的打法掘金B端无可厚非,但领域的不同会给B端业务健康发展带来“南橘北枳”的弊端。具体来看,其弊端主要体现在投资回报率低以及后续增值服务发展受到阻碍两个方面。

1.用资源换规模,巨头们被沉没成本裹挟。

在巨头的整体规划中,IaaS业务起到教育市场以及争夺市场份额的作用,亏钱也在所不惜,只要占据了市场份额,就能在Paas和SaaS业务上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

但行业过度内卷导致各大厂商的投入远高于预期,被沉没成本裹挟前进,不能坚持到最后就会一无所有,云代理商领域的现状就是整个云计算行业的缩影。

云计算厂商想要推广市场,少不了代理商的助力。为了完成厂商的任务,代理商疯狂发展下级,不同厂商的代理相互竞争,相同厂商的代理也存在着不同的派系,疯狂抢占客户。

跟厂商们打价格战一样,云代理们也在疯狂杀价,折扣系数倒挂是常态,代理商们宁愿搭上厂商给的折扣返点也要谈成合作,寄希望于用户的续费赚取利益,这与云计算厂商们利用IaaS业务开拓市场,Paas和SaaS业务赚钱的逻辑雷同。

但如今的市场早已被各大代理商“地推式”梳理过n遍,老客户被绑定很难转化,新客户的获取也越来越困难,实力不足的代理商被淘汰,实力强大的代理商因为利润微薄也很难维持庞大的代理商体系,不得不提高下级代理商入行门槛,裁员缩减规模。

如今云代理商们之所以还未崩盘的原因在于,一家总代往往代理两家或两家以上的厂商,比如阿里云和华为云都做,代理商们看用户意愿推荐厂商,实现了匹配效率最大化的同时,也进一步降低了开拓市场的成本。

但云计算厂商们则没有Plan B降本增效,一应支出全靠背后的资源“奶”,在IaaS业务的开展上,ROI为负。与此同时,IaaS业务频繁降价,也对Paas和SaaS业务推出增值服务带来了阻碍。

2.思维惯性下,云计算产商的反向市场教育。

B端市场开拓最重要的是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但云计算厂商借用C端打法教坏了市场,用户对后续增值服务的买单意愿并不高。

云计算需求早期客户主要来源于互联网企业,对云计算的接受程度较高,而云计算厂商后续要面临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其对云计算增值业务的付费意愿将更低。就连国内唯一盈利的云计算玩家阿里云,自2018年以来,营收增速也已经趋于放缓。

最为重要的是,先抢市场再盈利的C端打法或许早已不符合当今的互联网现状。

最为典型的就是社区团购,在开展初期,每家都有自己算盘和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型,除开政策影响,竞争的加剧导致投资持续加码,沉没成本难以割舍,后续的盈利空间也不大,最终落得一地鸡毛。

网约车同样如此,单从盈利来看,滴滴的盈利回报与早期的资本投入相比,不值一提。虽然获得了网约车这一入口,但滴滴并没有能力发挥价值创造第二增长曲线,反而因为上市的烂摊子进一步降低了滴滴的ROI。

也就是说,从盈利能力上看,云计算或许并不是好生意。但在战略价值上,不同于滴滴,巨头们有能力将云计算作为翘板,撬动更大的利益,这一点也可以从低价抢市场的打法中窥视一二。

低价抢市场也并非有弊无利,这一策略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加快市场教育的步伐,推动行业高速发展。或许巨头们的发展逻辑中,本就没有太过在意云计算的盈利能力,结合自身基因,以云计算为跳板带动整个集团发展才是最终目的。

云计算,巨头们梳理生态的工具

云计算对于巨头们的价值无外乎有三点:有利可图、对自身有意义、对大战略发展有助益,后两者都可归类于战略价值需要。

上文已赘述,以低价抢规模为开端的云计算,ROI在短期内并不理想,长期来看也称不上好生意。因此,战略价值才是巨头们发力云计算的核心出发点。

阿里坚定不移的发展云计算在于自身需求已经到了非云计算不可的地步,马云曾说,“阿里不做云计算,就会死掉”。腾讯集团总裁刘炽平也表示,“一定要把云的业务看成是我们一个生死存亡的业务来做,全公司一起去联动”。

云计算起步,需求先行。对自身有意义是阿里和腾讯发力云计算的理由,当度过了云计算需求早期,云计算对于大战略的辅助价值成为了巨头们中后期的重点:可以利用云计算,结合自身优势,在不同的领域内切分蛋糕,建立庞大的商业体系,丰富自身生态的多样性。

在摩根商研所看来,巨头们对于云计算后续价值的开发有私域与公域两个层面上的竞争。

1.私域圈地,以巨头姿态打造新型利基市场。

梯队分明,是当下云计算行业的现状。笼统划分下,第一梯队的特点是大而全,业务覆盖各行各业,比如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则是根据自身优势切入战场,对某一或多个领域的赋能有较深的造诣,比如以搜索和AI技术为切入点的百度智能云、主打政务云的浪潮、扎根产业的京东云。

第二梯队的特点是目的性强、不以规模取胜,从盈利角度上看,其比以低价抢规模的第一梯队能更快获得不错的盈利。但从市场份额来看,第二梯队的生存空间被逐渐压缩,第一梯队的业务覆盖面逐渐扩大,大而全胜过了小而精。

第一梯队的玩家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在进攻节奏上有不同的侧重点,阿里云强于电商、零售,腾讯云则在音视频、游戏领域有优势,政务云是华为的强项。第一梯队相对于第二、三梯队玩家最大的优势在于,巨头们采用以点带面,以面带全的策略,巩固好自身优势领域后,逐渐向外辐射。

2021年4月份,阿里云调整了组织架构,将制造、金融、教育和医疗等细分为18个行业。成立了16个区域。当阿里云进军新行业后,这18个行业和16个区域就成了阿里云的助攻手。

腾讯云和华为云亦如此,擅长政务云的浪潮云在华为云为代表的第一梯队降维打击下,生存空间自然被严重挤压。京东云承压于阿里云,金山云承压于腾讯云,第一梯队玩家们逐渐将市场分割,建立新型利基市场。

利基市场通常而言是中小企业为了规避大型企业的竞争压力,从而在细分市场中建立高度专门化的需求市场,具有针对性和专业性强的特点。利基市场利润或许不高,但大企业看不上,中小企业没有能力入场,准入门槛相对较高。

而云计算行业也进入到了建立利基市场的节点,从整体来看,第一梯队玩家们结合自身优势,打造属于自己的利基市场:在某一细分领域,竞争对手很难入场,虽然单个市场的利润不高,但串联起来组合成生态链,足以撬动巨大的利益。

“0元标”和“1元标”之所以出现,究其本质,是第一梯队玩家进入不擅长领域时,打造标杆的行为,或者是在擅长的领域,通过打标杆起到对其他玩家劝退、禁入的作用。

2.携私域生态,拔城掠地向公域

阿里云、华为云和腾讯云的辐射圈总会有交叉,除此之外,新能源汽车和政务云等重要领域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些领域都可以称之为“公域”。

当第一梯队玩家们的“公域”之争相对于私域来说,并不激烈,玩家们大都携私域生态潜移默化的分割“公域”市场,谁提供的服务更全面,谁就能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因此,拥有先发优势、私域整合较快的阿里云,稳居市场第一。

华为云和腾讯云也不甘示弱,都在以点带面地加速全域布局。而其他玩家们则都在争做第四朵云,但第一梯队的三个玩家们早已梳理了整个行业,各自占位,第四朵云是否还具有全面发展的生存空间?或许答案并不乐观。

字节跳动旗下的火山引擎推出全系列云产品后备受瞩目,但无论其切入方式有多特殊,其切入的金融、游戏、消费、传媒等行业都已被阿里云、华为云和腾讯云初步分割。没有颠覆整个行业的新技术或者新契机,云计算的行业格局难以撼动。

总的来说,云计算最大的价值在于给巨头们提供了一个梳理自身的工具。

在互联网流量为王的时代,巨头们野蛮生长,建立起来的生态体系过于臃肿。如今流量增长停滞,云计算就像“梳子”一样,帮助巨头们“去结”的同时,将“优质基因”进一步拉长,从而建立起一个更稳固、凝聚力更高的生态体系。

写在最后

移动互联网时代,巨头之间的博弈早已离不开云基建的支撑,谁能提前拥有大数据、云计算等方面的积累,谁就能早一步梳理自身,很自然地将业务能力延伸到其他领域。

云计算之争,是巨头们生态之争的延续,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都有不同的发力方向,先差异化后全面的发展逻辑构建了深厚的壁垒,这个行业虽然不是赢者通吃,但二八定律凸显,第一梯队才是行业的定义者。

今天,云计算产业仍在迭代,然而已经很难撑起第四朵云全面发展,后发者们只能寻求单点或单面突破,这也就意味着要想梳理和巩固生态,势必事倍功半,只能成为第一梯队生态之争的旁观者。

不过事无绝对,云计算行业除了拼起跑速度外,还看重冲刺速度,谁跑得更快,谁就能更进一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本文网址:http://kchuangw.com/keji/98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中国科创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科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标签